街頭本事

HOME > CELE > It's Getting Hot in HERE
CELE
《月歌。》
BANG
2018.03.02 Fri
《月歌。》校條拳太朗、竹中凌平專訪
Editor_FENGLIN
Photo_Taitan
月歌。》2.5 次元舞台劇「月舞。」,細分一年 12 個月,打造各具特色的角色形象編織而成的 CD 系列。劇情圍繞著關東出身的 Six Gravity(通稱Gravi),及關西出身的 Procellarum(通稱 Procella),描述既是夥伴也是對手的男子團體,一同在東京都打拼、競爭與生活的故事。
 
 
2018年二月動漫節,早早就擠滿人潮的「ICHIBAN JAPAN 日本館」舞台,期盼的便是「月舞。」成員 校條拳太朗、竹中凌平的粉絲見面會。兩人一出場除了親切與粉絲打招呼之外,一起欣賞表演片段、互動橋段也少不了,舉手投足間皆穫滿場熱烈回應,不禁讓台上兩人更加碼演出,笑得開心、看的感動,為台灣粉絲留下深刻的見面回憶。見面會後,我們也有機會能夠親近兩人做深度採訪,下了舞台的他們絲毫不見明星光環,只有起勁時大男孩般的大笑,思考時無意露出的逗趣表情,用心和我們分享關於表演的心得、對於粉絲們的感謝與想說的話......

 
  

B:首先想請問兩位第一次見到彼此的印象是什麼呢?
 

竹中:我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參與演出,而是中間加入的,在演出前就有看過表演DVD,所以第一次看到校條先生的時候,覺得他就是從戲裡面走出來的感覺,跟睦月始這個角色不論在氣質、氛圍方面都很契合。
 

校條:因為我是從第一幕演到現在的人,所以對劇情角色都很熟悉,但竹中先生是從第四幕才開始加入,所以為了讓他可以更容易進入狀況,就想了很多方法,希望竹中不要遇到太多困難。但其實一見到他就覺得他很適合卯月新這個角色,簡直就是他本人,所以感覺不出有什麼適應的問題,也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
 

B:結束了第一天的見面會,能跟我們分享對台灣的印象嗎?
 

竹中:剛好前幾天在日本看到搞笑藝人到台灣的節目,感覺台灣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美食的部分讓我相當期待。還有看著節目感覺上有很多人會和那個藝人搭話,所以就覺得台灣的人好像都很親人,不陌生。
 

校條:日本以外的地方我之前只去過上海,這次來到台灣發現超商的布丁上也寫日文、還有無印良品的商品也都是日文,讓我覺得相當熟悉。其中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覺得幾乎感覺不到我在海外,就是在飯店搭電梯時竹中很自然地用日文說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按九樓嗎,結果前面的陌生人也很自然地幫忙按了九樓,當時真的覺得自己還在日本國內一樣,很親切的感覺。

 
B:今天也看到台灣的粉絲真的都很熱情,兩位有沒有對台灣粉絲有什麼感想?
 

校條:這是我第一次到台灣參加這樣的活動,過程主辦單位雖然有翻譯人員陪同,但我們在台上只是用日文交談,台下的觀眾就會即時有反應,讓我們幾乎都忘了我們在國外這件事,真的覺得台灣的粉絲不但很厲害、也都相當熱情親切,讓我感到很溫暖的感覺!
 

竹中:還沒來之前就會收到來自台灣的粉絲信件,所以對於台灣的粉絲印象就是很親切,這次終於親自體會到大家熱烈的反應,即便只是小動作都能收到粉絲大力的迴響,因此感到非常的開心。
 

B:《月歌。》將在月底舉辦首次台灣公演,能不能跟我們透露會有什麼特別的演出細節呢?
 

校條:其實公演的演出內容大致上和日本的演出是相同的,但聽說服裝部分會有比較不一樣的呈現,什麼樣的形式還不知道,連我們自己都蠻期待的。同時也預計會把日本公演過的衣服全部帶來台灣,到時候再選擇會穿什麼上台,請拭目以待。

 
 
B:在這麼多的演出服裝中,兩位有沒有最喜歡的一套呢?
 

校條:我最有印象的是應該是最開始拿到並穿上台表演的那套服裝,因為從第一幕演出開始,就一直持續穿到現在,那套服裝真的穿了很久,所有辛苦的汗水都在上面,真的是吸收了我所有回憶的一套服裝,每次看到都還是覺得非常感動。
 

竹中:我自己也是最開始參與演出的那套服裝,畢竟真的是經歷了很多回憶。但如果只是單純以興趣來說,我個人還蠻喜歡萬聖節風格的那套。
 

B:那麼在這次2月公演的演出,有沒有特別希望大家關注的演出部分?
 

校條:當然從開始到結束都希望大家關注!另外成員們表演時彼此的對話、眼神等細微的互動都是演出的時候千萬不要錯過的精彩地方。
 

竹中:也是從頭到尾都希望大家都能盡收眼中,而其中在全員12個人一起跳舞的部分,其實在每個角度觀賞起來的感覺都不大一樣,加上和日本的演出場地也不同,走位甚麼的也會根據這些因素做調整,這部分也希望大家可以注意是不是和DVD裡有很大的不同。
 
B:演出中會有些揮劍的肢體動作,想問這系列作品的演出在什麼部分是兩位覺得最有挑戰性的?
 

校條:我自己認為是舞蹈的部分,因為舞蹈也分成很多種類,特別是第五幕裡有和男生跳華爾滋的部分,那個部分真的是從零開始學習。畢竟我們只有男生,所以我是負責女方那邊的舞步,這是我在演出練習時最有挑戰性的地方。
 

竹中:我想最辛苦的就是快節奏的歌曲,GRAVITIC-LOVE 的節奏很快、舞蹈的動作也很快,再抓節奏的時機真的費了很大的心力。加上是六個人一起演出,所以還要邊配合大家、邊注意位置等細節,真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

 

 
B:在揣摩角色上會做什麼功課嗎?
 

校條:因為一直以來都是演同樣的角色,現在其實已經算很熟悉了,不過剛開始演出的時候會去聽廣播劇、CD,也會藉由書裡面的故事、劇本,甚至近一步了解角色的血型等人物設定去構想這個角色的想法跟習慣,呈現最接近原著的樣子。
 

竹中:我也是但剛開始的時候會去看動畫、廣播劇,還有上網調查這個角色的特性設定。後來發現角色和自己相似的地方還蠻多的,就像剛剛校條說的,人物和我本人的個性很像,所以與其說是揣摩角色,不如說就是在當我自己。但之後也會有新的演出,或許再接下來也會做調整也說不定。
 

校條:因為隨著故事的發展角色也會長大,所以或多或少都還會有些改變。另外我要補充一點,我覺得我跟自己演出的角色差別很大的一點是,始寫的字很漂亮,但我的字很醜,所以我很努力地在練字,這真的是個很恐怖的設定……。
 
 
B:最後對台灣粉絲們說說話吧?
 

校條:這次台灣的公演也有加場演出,我們也真的很開心,多虧了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我們才能在這邊,親自來台灣和大家見面。今後也希望可以把這樣的熱情回饋給大家,並期許把演出呈現出最好的一面給大家。
 

竹中:我現在就很期待二月底的公演了,台灣的粉絲們還蠻常透過各種網路社群平台聲援我們,希望能夠確實地回應大家的熱情,帶來最完美的舞台演出給大家。


校條/竹中1.2.3!台灣的粉絲,我愛你們!